報導繆美詩(2004年9月21日)


有關繆美詩校友接受快週刊第318期的訪問,可於以下網址重溫:-

 

http://www.xpweekly.com/share/xpweekly/0318/ent/20040921ent0052/content.htm

 

訪問稿

 

領匯要將化石變藝術品(2007年4月12日)

 

有關繆美詩校友接受「壹蘋果直播」的訪問,可於以下網址重溫片段:-

 

http://show.atnext.com/site/

 

訪問稿

 

 

¶    ¶    ¶    ¶    ¶    ¶

 

報導繆美詩 (從快週刊網頁轉載)
 

無獎問答遊戲︰「最長壽儮q視節目係乜?」


記者甲搶答︰「係《歡樂今宵》?」


筆者揭曉︰「係新聞報道!」


新聞報道除了是全年無休及最長壽的電視節目外,亦是收視保證,所以新聞主播地位舉足輕重。


成為主播已經是不易之事,要成為黃金時段的主播,亦即是下午六至七時新聞報道時段,誇張點說比中六合彩還要難,箇中努力向上的辛酸史又有誰得知呢?


能夠站穩於亞視六點鐘新聞報道的女主播繆美詩,由寂寂無名的實習生苦苦攀爬至現今成為亞視黃金時段的新聞女主播,當中一定付出數不盡的時間、血汗及努力。


筆者眼前的繆美詩,比出鏡矮小,但其眼神銳利度肯定度與及咬字抑揚清晰度,都令筆者肅然起敬。很多人說《歡樂今宵》是木人巷,經此訓練出來的藝人能人所不能,那新聞報道就是少林寺,新聞主播才堪稱十八般武藝樣樣皆能,資訊、生活、時事,甚至奧運體育項目都瞭如指掌,談來如數家珍。

「其實我每天努力去搜集資料、採訪或報道新聞甚至嘗試做奧運直播主持,都是我應有的本份,但背後都係公公支持我。」入行差不多十年的繆美詩眼紅紅抽搐哽嚥地向筆者細訴往事。

這是一個非常罕有的訪問。一向以來新聞女主播接受傳媒訪問的機會差不多等於零,她們通常都十分低調,希望盡可能保持專業形象,令新聞報道更加可信。

但由於繆美詩被亞視調派往主持奧運直播節目,希望以她專業可靠的新聞女主播形象吸引觀眾收看,結果收視報捷,以新聞明星大勝無赤漫瓵袟q影視紅星,以致筆者認為好應該聯絡繆美詩,與她做一次深情專訪。

「我係運動白痴!」

記者眼前一身白色行政人員裝束的繆美詩說︰「老實講,世界點會有無事不曉鴾H呢?今屆亞視奧運直播派我去做其中一位主持,起初都好驚,因為我其實係一位運動白痴,平日不會去做運動,一來沒有時間,二來沒有興趣,所以當一知道亞視會搵我做奧運主持(奧運前兩個多月),我就開始不斷睇有關運動資料,例如運動員檔案、過往賽績及運動規則都要熟讀,不過好在我身邊的拍擋好似黃子雄及一些如前港隊教練等等,都可以提供有關的資料,互補不足,先冇咁吃力!

「當我聽到要做奧運主持,第一時間的反應是︰『唔係N!我係新聞主播,點會揀我呢?』不過我好快就同自己講,其實都係一個新嘗試!(咁你會唔會覺得會影響新聞主播的專業形象呢?)咁又唔會喎!因為其實奧運都是新聞,而且是世界性,我在奧運節目之中又不會做甚麼影響專業的事,我都是提出一些賽事往積、選手資料等,雙方都沒有大衝突,反而學到很多在主播學不到的東西。好似如何﹃執生﹄,在什麼時候才提供資料,發問等等。

「不過主持這類大型直播節目我確實是第一次,儘管以前有做過台灣總統大選的經驗,都是通宵達旦全程直擊,但都沒有這次要做十六天的通宵直播,時間好長,所以確實是個好好鍛練自己的機會。」

不愛被雜誌偷拍

香港的新聞主播不像日本台灣那樣偶像化,亦不會刻意為新聞主播造勢,但近年香港的主播,像有線的,會拍宣傳主播的廣告,或,像無邢s晉的,會成為雜誌封面人物、成為傳媒追訪對象,繆美詩也曾是娛樂雜誌追擊的對象。

「對於我只是新聞工作者,大家是同行,當然不喜歡有雜誌偷拍,(因為有觀眾喜歡看你才追訪隉I)有觀眾支持當然開心,好似奧運節目,都收到有觀眾支持或批評的來信,對我來說都是一個鼓勵及監察作用,從而改善不足之處,不過我希望做好新聞主播而不是單靠形象。而近來新聞主播變得偶像化又未必不是好事,起碼都會多些人收看新聞!」本來嚴肅的繆美詩笑了出來。

努力全靠外公支持

能夠由無名小卒「捱到」今日被亞視力棒,原來繆美詩都是靠外公不斷支持,每天給她意見,所以她出道至今都緊記外公(繆美詩稱公公)的教諭。

「我每天都會同公公傾電話,我與他的感情好好,由於爸媽都要忙茪W班,所以小時候就是公公養大我,他成日同我講工作要努力,又會以身作則。年輕時公公為英軍做文職,憑住他的努力,不時受到英國下議院的讚賞,七五年更受勳MBE,看見他的成就,就即時勉勵自己要不斷努力。」

今年八月十六日,所有的中國人都感到歡欣喜悅,我國蛙后羅雪娟在奧運女子蛙泳一百米,以破奧運紀錄的一分零六秒六四時間為我們奪得金牌。在亞視錄影廠上下員工都雀躍不已,惟席上的繆美詩毫不動容,而且內心非常悲哀,因為與此同時她的精神支柱——外公——的死訊傳來。

繆美詩紅茞暑﹛J「其實在奧運前我公公已經因為肺炎入院,而且病況未見好轉,直到奧運第三日,他終於離開了我,當時我聽不到電話,但其後收到家人的短訊知道公公……」繆美詩終於忍不住哭了。

讓她平復後,繆美詩再說︰「其實今屆奧運對我特別辛苦,我公公的離去,加上又正好碰荍琱中jMBA畢業考試,再要每晚回家整理奧運資料,所以壓力好大,好不容易才過了這段時間,現在MBA又畢業了,奧運節目又結束,可以說鬆了一口氣!」(其實你可以向公司請假去處理私人事,點解唔咁做?)因為亞視早已為奧運準備了好一段時間,有關員工又努力做好自己的崗位,所以我不想因為我一些私人事而影響整個運作。」

美國交流難溝通

由始至終都覺得繆美詩是一個堅強的人,這與她成長環境好有關連︰「我一家五口,爸爸做生意,媽媽是主婦,對上一哥一姐,我就排行最細。小一至中五讀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之後就整家移民去了加拿大多倫多,為了可以更快適應外國的獨立生活,我要求去美國作一年交流生,以便學好英文,起初連溝通都有困難,不過我不斷努力去嘗試,唔識就大膽去講,結果都捱過這關,亦因為這一年令自己長大不少。

「之後我入讀RyersonPolytechnicUniversity的傳理系,九五、九六年回香港當時的有線英文台實習,九七年就加入亞視新聞部至今。」

能夠成為亞視黃金時段首席女主播,箇中必定會有成功要訣,繆美詩謙虛地表示︰「成功?我未係,不過我每日報完新聞定必翻看錄影帶,以便從自己失敗錯誤中改善,希望翌日報道時可以有最佳表現,就像中國奧運成員從失敗中汲取經驗,努力重奪金牌一樣!」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老實說,筆者對於今次訪問,有一定的壓力,由於受訪者是資深新聞工作者,實屬「行家」,如果問題不深入,對方會認為筆者膚淺,太尖銳太深入,又怕會影響「行家」之間的良好關係。

筆者身為傳媒的一份子,深知這行業時間的寶貴,但Rachel(繆美詩)亦能抽空接受筆者訪問,而且更任由攝影師指揮擺「甫士」拍照,所以已經覺得非常不好意思,她更說︰「大家都是行家,都知道工作難處,你要乜出聲就可以啦!我會盡量配合。」

貴為亞視力捧新聞主播之一,為了公司就算要做宣傳,就算在鏡頭前紅茞揮崏茞\,她都在所不計。人在江湖,有時候真的身不由己!
 

 

 

壹蘋果直播:領匯要將化石變藝術品(從壹傳媒網頁轉載)

 

領匯,一個近年火熱的名字,從應不應該出現,政府有沒有賤買資產,到壓迫小商戶,趕走落後酒家,通通都是新聞頭條,負面多過正面。繆美詩從昔日當新聞女主播,到今天做領匯公關要員,以往可以嚴詞質問,如今要謙恭應對,繆美詩誠懇的說:「我很喜歡這份工作!」

繆美詩的星味不減,網友紛紛留言,查問她從新聞之花到領匯擋箭牌的心路歷程。「我做電視新聞,跑了很多年房屋政策,對房屋問題有不少認識,將公屋商場民營化,成立領匯,是我最認同的政策。」這不像公關巧言,繆美詩講得入神:「很深刻以前做過一段新聞故事,有位年輕人一心想在坪石  辦影印店,因為官僚不是而弄得新聞追訪。今天領匯就是要去除過去由政府管理商場的流弊。」似乎在「做好呢份工」以外,繆美詩還有一份信念,一種使命。

能官僚所不能


但領匯差不多被妖魔化成牟利怪魔,為求利潤向租戶開刀,繆美詩有甚麼公關法門撥亂反正?「最重要是向消費者交代,市民始終會明白領匯的努力是改善了大家的生活。就好像慈雲山商場,房屋署管理時有很多商場空間未被使用,我們接手,第一件事將一直浪費的地方充份使用,公屋居民的生活空間並不多,這些增值讓區內的長者多了更多地方閒暇。」官僚沒有利潤的吸引推動改變,只會按章辦事,要他們主動替商場增值是異想天開,領匯今天是能官僚所不能。


「這年來領匯在各個商場增加了幾十個銀行服務,有的是銀行分行,有的是提款機,我們就是想給市民帶來方便,不用乘車去提款。」在商言商,作為香港最大的商場業主,領匯和銀行的議價能力比政府更高,受惠的是公屋居民。「領匯引入了大量過去從未在公屋商場開商舖的企業進場,他們都是受市民歡迎的品牌,現在公屋居民多了選擇!」但輿論不就是關注引入連鎖店,個體戶就一定走入絕路?


「我們怎會和小商戶作對,領匯和不同租戶都是合作夥伴,小商戶辦得好,消費者喜歡,怎會去趕絕她們?」繆美詩不認為傳媒對領匯的報道不公正,只相信要有更多溝通和解釋。「領匯在屯門引入了新界的老字號食肆,都是家族經營,在慈雲山開了未曾進入公屋商場的書店,更多元化迎合市場需要,不會一成不變。」

工作得到認同


網友還是留言質問,領匯不斷加租,小商戶怎樣經營下去。「銅鑼灣和旺角的租金是世界之最,但路邊的小食店還是賣五元一串魚蛋。」市場運作變化多端,租金只是經營成本的一部份,商場的人流多寡,經營手法是否靈活,小商戶面對的是消費者的選擇。「商場辦得好,人流增多,才是領匯幫助商戶的工作。我們找大學做了幾次民意調查,結果都是認同領匯的改善工作,現在大家來到公屋商場都比以前開心。」


但領匯不斷替公屋商場增值,越辦越好,會否只是吸引公屋以外的人流,最後再沒有適合公屋居民的消費呢?「領匯服務的對象始終是周邊的公屋居民,沒有他們的支持是沒可能把商場辦好。」繆美詩答得毫不猶豫,也滿足於信念得到實現,但前路漫漫,領匯要面對的挑戰將接踵而來。


公屋商場在官僚管治下猶如化石,領匯要將化石轉變為藝術品,花費心力固然不少,既得利益的阻力更加是進步的難關,明天續談。

 

房委會孽債豢養「尋租」者

 

一次「八萬五」,政府要停止居屋政策,本是正路。原則上,除了民粹政客的信口開河,天下間找不出任何一套公義理論,主張政府有責任幫助市民置業。不置業的人,不等於要流離失所;置業的人,也不等於會一世無憂。不過,這是以前的事,也無謂多講。停止居屋政策,另一個對應的發展,就是透過領匯為房委會暫時續命,這個才是今天的重點題目。

領匯的原罪,是房委會留下來的孽。話說當年樓市夠火紅,房委會賣居屋的收入已足以任其揮霍,商場、停車場這些設施的收入,官僚又怎會放在眼?反正沒有壓力,官僚犯不去加租,更犯不去觸動政客的神經,總之好官好自為之,大家相安無事便是,不過也養成了一班靠「尋租」為生的既得利益者。


「尋租」是一個經濟學概念,簡而言之就是透過特殊的因素,去製造額外利潤。有時候,尋租有益有建設性,例如發明獨門秘方、人家抄襲不到的優良管理手段等;不過,在另一些情況下,尋租不但毫無價值,而且破壞社會和諧,像靠政客人為製造傾銷,以政治壓力扭曲現實。聽來匪夷所思,可惜又確實存在。

「判上判」賺差價


昨天的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上,議員王國興質疑領匯加租,是只向股東負責,不理小商戶和小市民。事實呢?搞到滿城風雨的鳳德樓,換了新經營者多聘了60人,比之前高出30%,而且不少是舊經營者的員工。翻查數據,原來以前的那一間鳳德樓,收的是低於市價的租金,但也不見得對消費者特別大方,酒樓收費跟其他地產商旗下商場的酒樓相若。
早已有傳媒揭發了領匯商場內酒樓「判上判」的問題,手上拿低於市價租金的領匯舖位,轉手租出來賺差價,一來一回甚麼都不用做就可以「尋租」。歸根究柢,有錢誰不會賺?就算租金低,也不代表酒樓對消費者格外恩惠,這就是市場規律,政客是不明白,還是根本不顧現實只會盲目地民粹?


讓人家賺點錢沒有甚麼不妥。不過,當年作為大業主的房委會,就是在這種「尋租」活動下失去了這一筆收入,本來可以作為提升商場的資金也被中間人賺去,也就是在這種民粹政治下變成三流的商場。


就是這種民粹政治,保護既得利益者,卻犧牲就業,也犧牲了居民和消費者權益。究竟,領匯加租、換經營者,政客憑甚麼插手?說到底,政客整天打的所謂企業社會責任的口號,是一個人人都可以隨便定義的概念,在某些人眼中,企業應要行善、要製造就業、要推動經濟……總之所有的社會問題,企業都有責任去解決。


毫無疑問,任何一個人,任何機構,既然在社會中存在,就對其他成員有一定的責任。不過,要企業為林林總總社會問題負責,背後的思維,就是認為企業有資源,也是從社會中賺取盈利,所以企業要「做一點事」。說得白一點,就是賺錢的企業欠了社會的,要回饋社會也是理所當然。


企業賺錢便是虧欠了社會的說法,所忽略的,就是在每次交易當中,企業和消費者其實各有所得,前者得到了盈利,後者得到了各式各樣的享受和生活方便。至於企業和員工的關係,也是建基於這種互利原則,前者受惠於僱員的勞力成果,後者得到了工作的報酬,各有所得,說不上誰欠了誰。企業與投資者,也是各取所需。市場,就是建基於互惠;認為企業在市場中有所虧欠,本質上是馬克思主義的變調,只不過是包裝伎倆得宜,不易察覺。

提高租值增選擇


前天《壹蘋果直播》訪問中,領匯企業傳訊主管繆美詩說︰「以食肆為例,過去一年半之內,一直都存在的,例如一盅兩件、粥品、茶餐廳,繼續在領匯商場內開業,日本(餐廳)、泰國(食肆)、扒房、甜品等,都會陸續引入,過往街坊都會光顧這些食店,不過居住範圍沒有提供,要搭一程車才可到達,一家人花在車資上的錢,倒不如用在食方面……希望讓居民有多一個選擇。」


套用阿當史密斯的說法,領匯不是出於善心去為居民提供更多選擇,背後目的是提高租值,但結果是令消費者有更多選擇。可以大膽說,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就是向最終的消費者提供最好的服務和產品,這樣便解決了社會不少問題;餘下其他問題,就是冀望要政客忽然良心發現,也面對現實,不再為了政治支持而犧牲消費者利益。

 

 

回上頁